狙击步枪

2017-09-26 15:22:58中国新闻网
狙击步枪_☆遇到网站打不开直接加{+Q:1901.156622}☆定货送全套配件行业顶尖品质,信誉保证。████████████ 。

{title}

李克强:今年将砍掉一半“没必要”证照

农民房墙上的村村乐广告。(南方周末资料图/图)

原标题:“刷墙公司”村村乐崛起的秘密:咱村里有人

村村乐得以深入中国农村市场,依托的是32万乡村能人,他们为所有想要下沉到农村市场的玩家提供网络众包等各种服务,也意外地改变了农村的生态。

半个月前,一家名叫村村乐的公司宣布,曾任联想集团执行副总裁的刘军,将出任村村乐董事长。

这个消息让互联网圈子议论纷纷,刘军在圈内知名度很高,是联想核心高管,但村村乐这个名字很多人却是第一次听说。

“刘军是我在联想的老领导。”村村乐创始人、大股东胡伟对南方周末记者说。尽管在大城市,村村乐知名度不高。但在农村,村村乐的人气却很旺。

村村乐现在已经深入到中国六十多万个村庄,注册会员超过千万人,活跃用户数超过三百万人。其中,近一半的村庄已拥有门户站长,共计32万人。这些人正和村村乐一起深刻改变着各自村庄的生态。

外界戏称村村乐是一家“刷墙公司”。其实除了刷墙外,村村乐有差不多20种在农村开展的广告形式。村村乐并不满足于做一个农村整合营销传播平台,它还涉足了农村电商平台、农村服务业务孵化平台、农村大数据等业务。

在资本对于投资农业互联网市场仍瞻前顾后之时,村村乐以区区100名员工所取得的成绩,令人感到惊奇。这家“刷墙公司”是怎么打进农村市场的?

深入农村毛细血管

胡伟1976年出生在河南漯河市一个叫胡庄的村子。自称小时候“穷得睁不开眼”,但现在最喜欢打高尔夫球。

1995年,胡伟进入吉林工业大学(2000年合并至吉林大学)计算机系。毕业后在联想做了两年产品经理。2001年,胡伟离职创业,折腾了好多生意,最终靠办公自动化软件和给一些大公司提供礼品和促销品赚到了人生第一桶金。

2009年,一些大企业开始找胡伟的广告公司帮忙做一些家电下乡的推广活动。看到农村市场商机的胡伟,在公司内部孵化了一个类似于农村版校友录的项目,这是村村乐的雏形。

2010年,村村乐正式上线。网站的第一批活跃分子是农村的第一批网民,也是农村的意见领袖,比如村委会主任、富裕户、致富带头人。

一开始胡伟没把村村乐当回事,只配了一个程序员,让他兼着网站编辑和网管,另外就是一个美工。胡伟自己则常年待在美国。但隔三差五,他就被告知村村乐访问量太大,服务器崩溃了。很多用户在那里骂人,但就是不离开。胡伟很好奇,用户体验如此差,怎么用户量还在继续增加?一调查才发现,原来是从2012年开始,智能手机迅速在农村普及,很多农民开始上网。整个农村社会,跳过PC时代直接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

2013年,胡伟回到国内,把村村乐独立出来,当做自己的二次创业来运作。

独立运作后,村村乐开始尝试商业化。一开始是给想去农村发展的企业做调研,后来又帮这些企业在农村做刷墙广告。

村村乐的天使投资人吴世春,跟胡伟是同一级的校友。吴世春对南方周末记者回忆说,2013年的一次聚会上,他听说胡伟在用网络众包模式发动村民刷墙时,主动提出并投资村村乐800万元。

“到农村去的趋势明显,网络众包的模式靠谱,村村乐又在村里有人,再加上胡伟这个人说得少,做得多,经常给人以惊喜,我认为他可靠,就投资了。”吴世春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2015年,村村乐拿到了神州数码的A轮融资。胡伟透露,村村乐很快会完成B轮融资,他个人更倾向于引入产业资本。

如今,村村乐的业务已经从刷墙,渗透到了“三农”领域的各个毛细血管,如化肥直销、招工信息和贷款等业务。

吴世春还把自己以天使身份投资的一个叫“农分期”的互联网金融项目,介绍给了村村乐,给村村乐上的种粮大户提供贷款。村村乐自己也会给一些网上村官提供低息消费贷款。

村村乐在线下的布局也越来越多。它在很多县设立了服务站,开展小镇大集、小城大展、化肥来了和名酒下乡等活动。村村乐甚至在考虑做农村超市,由村村乐直接提供货源,面向村民销售。

经过6年发展,村村乐已经从一个以村落为单位搭建起来的农村社区门户网站,变成了一个集农村整合营销传播平台、农村电商平台、农村服务业务孵化平台、农村大数据服务平台于一体的农村互联网公司。

不过,据胡伟透露,目前村村乐的主要收入来源是一些大企业的委托直销业务,村村乐至今是盈利状态。但他并未透露盈利的具体数额。

依托“网上村官”

范增瑞最近在村村乐接了一笔雪佛兰的墙体广告订单。村村乐给他打了30%的预付款,他再找村里的朋友把墙给刷了,然后把效果图拍照传给了村村乐,不久就拿到了尾款。范是河北省邯郸市馆陶县寿山寺乡东村人。

胡伟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一个刷墙的单子,假如有三块钱的利润,村村乐赚一块,范增瑞赚一块,具体刷墙的执行人赚一块。

他说,像范增瑞这样的人,村村乐上有差不多32万。其中真正在上面接任务赚到钱的,有大概10万人,平均每人每年能赚到1000元,最多的一年赚了10万元。

村村乐把这些人叫做网络站长或者村级合伙人。网络站长主要是管理村子门户的信息,村级合伙人主要是执行一些落地任务,比如刷墙。

有的网络站长和村级合伙人是同一个人,也有的网络站长是从村里出来,但生活在城市里的人。他们接到任务后,会找在村里生活的村民作为村级合伙人,去具体执行任务。这两类人,在村村乐的用户圈,被私下叫做“网上村官”。他们主要分布在河南和河北等人口大省,在台湾甚至也有2000人左右。

胡伟更愿意把这些“网上村官”叫做“村里的能人”。他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这32万“能人”,有16%是现实中的村官,比如村支书、村长、村委会主任等,其中大学生村官居多。还有20%-30%是一些有职业身份的人,比如村里的医生、电工、小学老师、包工头、木匠和篾匠、各类养殖和种植大户。还有10%左右是村里的文艺青年,平时爱写诗歌和小说。其他还包括一些从农村出来但生活在城市里的白领、村里做小生意的老板。

“目前这32万人主要是村级站长,下一步我们要培养更多的乡镇级站长,最终是培养出更多的县级站长。”胡伟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河北省安国市北段村乡北都村的“网络村官”吕明,也是宜化化肥厂和贵州醇在北都村的代理人。吕明说,一开始村民不了解宜化这个品牌,他就让村民免费试用,后来村民就自己主动要求购买,甚至连村支书也来买了。卖贵州醇的时候,也是先请村民们喝了一次酒,然后趁机推销产品,当天就成交了十箱。

“社交+电商”

村村乐给自己的定位是“社交+电商”的模式。用胡伟的话说,村村乐要对标的是Facebook+亚马逊,或者Facebook+eBay。

在社交上,村村乐的特点是它是基于地理位置的熟人社交。这一定位跟当年陈一舟等人创办的ChinaRen校友录很像,但校友录最终失败了。胡伟说,校友录败在用户离开校园后基本就不玩了,但农民一般不会离开村子。

在电商方面,村村乐建立了一个叫做“村优品”的电商平台,把农村的优质产品筛选出来,让他们不要去各个电商网站拼价格,而是在村村乐讲故事,通过村村乐的流量平台对外传播,打造一村一品,对接相应的微商平台。而且,村村乐目前不向各村收取佣金。

同时,村村乐又通过一些线下活动,比如小镇大集,把一些优质产品带到农村市场。

小镇大集是指村村乐吸引家电、快消品、医药、金融、汽车、IT电子、化工、耗材、通信、教育等领域的龙头企业,到农村去举办露天市集。具体合作形式是,村村乐跟企业谈好折扣力度,企业让利给农民,村村乐帮企业做品牌宣传。

做服装生意的北京通州区西集镇郎东村的网上村官董娜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胡伟跟站长们沟通的时候说,村村乐对站长们没有限制,只要不违反法律法规,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于是,村村乐上各种玩家都有。其中最主要的玩家是网络众包的兼职人员。

河北省邯郸市曲周县五瞳村的村民袁红悟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最近他在村村乐轻松赚到了一万元,所做的不过是组织一些村民在村子里用电视观看海尔家博会的直播。

有的人把村村乐当做一个精准的扶贫渠道,在上面捐赠二手书和旧衣服。有人则在村村乐上寻人寻物,一些台湾老兵甚至在这里找到了大陆的亲人。

还有一些人把村村乐当做一个全新的营销和销售渠道。

比如董娜就在村村乐上卖出去了几千件衣服。在她看来,村村乐的流量虽然很少,但用户的黏性和忠诚度很高。对于没什么钱做广告的小卖家来说,村村乐是一个不错的营销和销售渠道。

也有人在这里寻找代理商。胡伟透露,一个在武汉做农药喷灌设备生意的人,通过村村乐找到了四十多个代理,增加了四百多万元的销售额。

还有一些人在这里寻找潜在投资项目。胡伟自己也投资了一些活跃在村村乐上的农村“能人”。比如他投资过一个用众筹模式进行山羊养殖的项目,一只羊还没出栏,就被认领了。

如果这些“能人”需要贷款,村村乐会跟一些金融机构合作,给他们提供小额贷款。

重塑基层生态

在深入渗透到农村的毛细血管之后,村村乐也在深刻地改变着农村的生态。

袁红悟说,以前村民们卖东西,得拉到集市上去,或者等着有人下乡来收购。现在很多村民直接登录村村乐,搜索邻近镇子甚至是全国各地的农产品收购信息。由于能便捷查询到外地同类产品的售价,村民们对于农产品的定价更加心中有数。

不少村干部都很支持“网上村官”们的工作。有时候袁红悟做活动,可以直接调用村委会的“大喇叭”,这比挨家挨户发广告的效率高多了。另外,袁红悟还能免费使用村委会的办公场所来做活动。村主任也会组织村民来村委会学习怎么用电脑和手机上网。

村村乐还在影响着地方的招商工作。比如村村乐做了一个“我为家乡找投资”的活动,有个养殖能手拿到了近八千万元投资。胡伟说,基层政府往往人手有限,比如很多县的商务局,正规编制也就10人,根本忙不过来,村村乐无意中替政府培养了很多不用发工资的跑腿工。

一些村官开始把村村乐当做全新的“行政工具”。比如,周衍江是村村乐的网上村官,也是陕西省商洛市商南县富水镇沐河村的大学生村官。

平时他会把村村乐当做一个农产品宣传平台,把流量导入到村里在淘宝上开的店。但他最喜欢的是在村村乐上公布村里的政务信息。过去这些信息都是写在村里的小黑板上,没有什么人看。现在不一样了,很多返乡的年轻人和在外地的村民,会在村村乐上看家乡动态和招聘信息。周衍江就曾在村村乐上帮一些返乡村民找到过短期养羊工的工作机会。

折腾出动静后,乡镇的上级领导也找到周衍江,让他帮着把镇里的一些信息发到村村乐上去。

一些网络村官,因为给乡亲们带来很多帮助,最后通过选举,成为了真正的村官。胡伟说,云南泸沽湖有个村子的网络村官,高中毕业后返乡务农,在村里种植草莓,后来成立了草莓合作社,带动村民致富,最后当选村官。

在村村乐上,沉淀着农村第一批网民,这些人意识开阔,执行力很强,熟悉当地乡土乡情。

胡伟说,他一直跟各方政府部门保持沟通。他认为村村乐其实在很多时候是在帮政府的忙。比如,有次一个站长给他打电话,说邻居拿着刀要杀村长,因为觉得自己被欺负了。胡伟赶紧给这个村民介绍了一个北京的律师做心理干预,并提供免费法律援助,最后事情得到了妥善解决。

“我们的站长和村级合伙人,对基层政府组织的治理架构其实是一种有益补充。我们希望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把市场的事交给市场,提高政府的行政能力。”胡伟说。

也正因为对于底层经济商业模式的这些探索,让村村乐在今年3月入选了哈佛商学院的教学案例。此次案例的主讲人、哈佛商学院底层经济研究专家Michael Chu教授的总结是,村村乐在农村的探索和尝试,对很多农业人口占比大、底层人数众多的第三世界国家具有积极借鉴意义。

从信息平台切入交易

目前,中国的自然村正在空心化,一些自然村在合并,大的行政村在崛起,这些行政村跟乡镇没有什么差别了。村村乐也开始把自己的影响力从村庄往上移。

5月6日,村村乐和河南西平县签署了农村互联网合作协议,宣布双方要合作打造一个农村互联网县域新模式。

具体的合作模式是,村村乐给县级政府提供一套互联网的管理后台,让县政府能管理所有行政村的村庄门户,帮助政府做信息下达、基层管理和舆情监测。

这一举动的背后,是村村乐希望找到一个可在全国范围内被快速复制的模板。

但这项工作难度很大。曾考虑投资村村乐,但因估值没有谈拢的顺为资本的合伙人李锐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中国农业还没有实现规模化生产,农产品又严重非标准化,各地农业政策差异很大,造成很多农业互联网玩家,即便是烧钱,也很难迅速在全国复制一个模式。

不过,这对村村乐来说是不得不做的事。如果它不能把自己的模式在全国范围内进行快速复制,并建立起相应的市场地位,就很可能被农业互联网里的大鱼吃掉。

网上村官范增瑞透露,现在农村淘宝已经在他们县基本每个村都建好了点,京东则基本在每个镇布好了点。

胡伟说,他不排斥任何形式的资本和股权合作。“我们的优势是,村里有人。而且我们知道村里谁能干,知道谁适合淘宝,谁适合京东,我们不怕被挖人,我们完全开放给他们。实际上,我们也在给淘宝和京东招人”。

村里有人,一直被村村乐当做自己最大的优势。不过,至少从目前来看,村村乐最大的标签,依然是一个农业整合营销传播平台。

一位要求匿名的投资圈人士对南方周末记者说,农业互联网公司一定要涉足交易,如果只停留在一个信息平台,那想象空间就太小了。

村村乐目前的注册用户总共才1000万人左右,活跃用户只有三成。如此小的体量,难以支撑广告模式和佣金模式。因此,作为村村乐的天使投资人,吴世春一度建议村村乐涉足村村帮业务,即建立一个针对“三农”的类似知乎一样的信息问答平台。同时,他还建议村村乐涉足村村贷业务,即做“三农”的小额贷款业务。在他看来,只要村村乐把村村帮和村村贷做好,想象空间就更大。

村村乐也确实开始在上述两大领域布局。比如,村村乐目前在农村给一些金融机构做征信调查和账款催收工作。  

李克强:今年将砍掉一半“没必要”证照

农民房墙上的村村乐广告。(南方周末资料图/图)

原标题:“刷墙公司”村村乐崛起的秘密:咱村里有人

村村乐得以深入中国农村市场,依托的是32万乡村能人,他们为所有想要下沉到农村市场的玩家提供网络众包等各种服务,也意外地改变了农村的生态。

半个月前,一家名叫村村乐的公司宣布,曾任联想集团执行副总裁的刘军,将出任村村乐董事长。

这个消息让互联网圈子议论纷纷,刘军在圈内知名度很高,是联想核心高管,但村村乐这个名字很多人却是第一次听说。

“刘军是我在联想的老领导。”村村乐创始人、大股东胡伟对南方周末记者说。尽管在大城市,村村乐知名度不高。但在农村,村村乐的人气却很旺。

村村乐现在已经深入到中国六十多万个村庄,注册会员超过千万人,活跃用户数超过三百万人。其中,近一半的村庄已拥有门户站长,共计32万人。这些人正和村村乐一起深刻改变着各自村庄的生态。

外界戏称村村乐是一家“刷墙公司”。其实除了刷墙外,村村乐有差不多20种在农村开展的广告形式。村村乐并不满足于做一个农村整合营销传播平台,它还涉足了农村电商平台、农村服务业务孵化平台、农村大数据等业务。

在资本对于投资农业互联网市场仍瞻前顾后之时,村村乐以区区100名员工所取得的成绩,令人感到惊奇。这家“刷墙公司”是怎么打进农村市场的?

深入农村毛细血管

胡伟1976年出生在河南漯河市一个叫胡庄的村子。自称小时候“穷得睁不开眼”,但现在最喜欢打高尔夫球。

1995年,胡伟进入吉林工业大学(2000年合并至吉林大学)计算机系。毕业后在联想做了两年产品经理。2001年,胡伟离职创业,折腾了好多生意,最终靠办公自动化软件和给一些大公司提供礼品和促销品赚到了人生第一桶金。

2009年,一些大企业开始找胡伟的广告公司帮忙做一些家电下乡的推广活动。看到农村市场商机的胡伟,在公司内部孵化了一个类似于农村版校友录的项目,这是村村乐的雏形。

2010年,村村乐正式上线。网站的第一批活跃分子是农村的第一批网民,也是农村的意见领袖,比如村委会主任、富裕户、致富带头人。

一开始胡伟没把村村乐当回事,只配了一个程序员,让他兼着网站编辑和网管,另外就是一个美工。胡伟自己则常年待在美国。但隔三差五,他就被告知村村乐访问量太大,服务器崩溃了。很多用户在那里骂人,但就是不离开。胡伟很好奇,用户体验如此差,怎么用户量还在继续增加?一调查才发现,原来是从2012年开始,智能手机迅速在农村普及,很多农民开始上网。整个农村社会,跳过PC时代直接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

2013年,胡伟回到国内,把村村乐独立出来,当做自己的二次创业来运作。

独立运作后,村村乐开始尝试商业化。一开始是给想去农村发展的企业做调研,后来又帮这些企业在农村做刷墙广告。

村村乐的天使投资人吴世春,跟胡伟是同一级的校友。吴世春对南方周末记者回忆说,2013年的一次聚会上,他听说胡伟在用网络众包模式发动村民刷墙时,主动提出并投资村村乐800万元。

“到农村去的趋势明显,网络众包的模式靠谱,村村乐又在村里有人,再加上胡伟这个人说得少,做得多,经常给人以惊喜,我认为他可靠,就投资了。”吴世春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2015年,村村乐拿到了神州数码的A轮融资。胡伟透露,村村乐很快会完成B轮融资,他个人更倾向于引入产业资本。

如今,村村乐的业务已经从刷墙,渗透到了“三农”领域的各个毛细血管,如化肥直销、招工信息和贷款等业务。

吴世春还把自己以天使身份投资的一个叫“农分期”的互联网金融项目,介绍给了村村乐,给村村乐上的种粮大户提供贷款。村村乐自己也会给一些网上村官提供低息消费贷款。

村村乐在线下的布局也越来越多。它在很多县设立了服务站,开展小镇大集、小城大展、化肥来了和名酒下乡等活动。村村乐甚至在考虑做农村超市,由村村乐直接提供货源,面向村民销售。

经过6年发展,村村乐已经从一个以村落为单位搭建起来的农村社区门户网站,变成了一个集农村整合营销传播平台、农村电商平台、农村服务业务孵化平台、农村大数据服务平台于一体的农村互联网公司。

不过,据胡伟透露,目前村村乐的主要收入来源是一些大企业的委托直销业务,村村乐至今是盈利状态。但他并未透露盈利的具体数额。

依托“网上村官”

范增瑞最近在村村乐接了一笔雪佛兰的墙体广告订单。村村乐给他打了30%的预付款,他再找村里的朋友把墙给刷了,然后把效果图拍照传给了村村乐,不久就拿到了尾款。范是河北省邯郸市馆陶县寿山寺乡东村人。

胡伟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一个刷墙的单子,假如有三块钱的利润,村村乐赚一块,范增瑞赚一块,具体刷墙的执行人赚一块。

他说,像范增瑞这样的人,村村乐上有差不多32万。其中真正在上面接任务赚到钱的,有大概10万人,平均每人每年能赚到1000元,最多的一年赚了10万元。

村村乐把这些人叫做网络站长或者村级合伙人。网络站长主要是管理村子门户的信息,村级合伙人主要是执行一些落地任务,比如刷墙。

有的网络站长和村级合伙人是同一个人,也有的网络站长是从村里出来,但生活在城市里的人。他们接到任务后,会找在村里生活的村民作为村级合伙人,去具体执行任务。这两类人,在村村乐的用户圈,被私下叫做“网上村官”。他们主要分布在河南和河北等人口大省,在台湾甚至也有2000人左右。

胡伟更愿意把这些“网上村官”叫做“村里的能人”。他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这32万“能人”,有16%是现实中的村官,比如村支书、村长、村委会主任等,其中大学生村官居多。还有20%-30%是一些有职业身份的人,比如村里的医生、电工、小学老师、包工头、木匠和篾匠、各类养殖和种植大户。还有10%左右是村里的文艺青年,平时爱写诗歌和小说。其他还包括一些从农村出来但生活在城市里的白领、村里做小生意的老板。

“目前这32万人主要是村级站长,下一步我们要培养更多的乡镇级站长,最终是培养出更多的县级站长。”胡伟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河北省安国市北段村乡北都村的“网络村官”吕明,也是宜化化肥厂和贵州醇在北都村的代理人。吕明说,一开始村民不了解宜化这个品牌,他就让村民免费试用,后来村民就自己主动要求购买,甚至连村支书也来买了。卖贵州醇的时候,也是先请村民们喝了一次酒,然后趁机推销产品,当天就成交了十箱。

“社交+电商”

村村乐给自己的定位是“社交+电商”的模式。用胡伟的话说,村村乐要对标的是Facebook+亚马逊,或者Facebook+eBay。

在社交上,村村乐的特点是它是基于地理位置的熟人社交。这一定位跟当年陈一舟等人创办的ChinaRen校友录很像,但校友录最终失败了。胡伟说,校友录败在用户离开校园后基本就不玩了,但农民一般不会离开村子。

在电商方面,村村乐建立了一个叫做“村优品”的电商平台,把农村的优质产品筛选出来,让他们不要去各个电商网站拼价格,而是在村村乐讲故事,通过村村乐的流量平台对外传播,打造一村一品,对接相应的微商平台。而且,村村乐目前不向各村收取佣金。

同时,村村乐又通过一些线下活动,比如小镇大集,把一些优质产品带到农村市场。

小镇大集是指村村乐吸引家电、快消品、医药、金融、汽车、IT电子、化工、耗材、通信、教育等领域的龙头企业,到农村去举办露天市集。具体合作形式是,村村乐跟企业谈好折扣力度,企业让利给农民,村村乐帮企业做品牌宣传。

做服装生意的北京通州区西集镇郎东村的网上村官董娜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胡伟跟站长们沟通的时候说,村村乐对站长们没有限制,只要不违反法律法规,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于是,村村乐上各种玩家都有。其中最主要的玩家是网络众包的兼职人员。

河北省邯郸市曲周县五瞳村的村民袁红悟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最近他在村村乐轻松赚到了一万元,所做的不过是组织一些村民在村子里用电视观看海尔家博会的直播。

有的人把村村乐当做一个精准的扶贫渠道,在上面捐赠二手书和旧衣服。有人则在村村乐上寻人寻物,一些台湾老兵甚至在这里找到了大陆的亲人。

还有一些人把村村乐当做一个全新的营销和销售渠道。

比如董娜就在村村乐上卖出去了几千件衣服。在她看来,村村乐的流量虽然很少,但用户的黏性和忠诚度很高。对于没什么钱做广告的小卖家来说,村村乐是一个不错的营销和销售渠道。

也有人在这里寻找代理商。胡伟透露,一个在武汉做农药喷灌设备生意的人,通过村村乐找到了四十多个代理,增加了四百多万元的销售额。

还有一些人在这里寻找潜在投资项目。胡伟自己也投资了一些活跃在村村乐上的农村“能人”。比如他投资过一个用众筹模式进行山羊养殖的项目,一只羊还没出栏,就被认领了。

如果这些“能人”需要贷款,村村乐会跟一些金融机构合作,给他们提供小额贷款。

重塑基层生态

在深入渗透到农村的毛细血管之后,村村乐也在深刻地改变着农村的生态。

袁红悟说,以前村民们卖东西,得拉到集市上去,或者等着有人下乡来收购。现在很多村民直接登录村村乐,搜索邻近镇子甚至是全国各地的农产品收购信息。由于能便捷查询到外地同类产品的售价,村民们对于农产品的定价更加心中有数。

不少村干部都很支持“网上村官”们的工作。有时候袁红悟做活动,可以直接调用村委会的“大喇叭”,这比挨家挨户发广告的效率高多了。另外,袁红悟还能免费使用村委会的办公场所来做活动。村主任也会组织村民来村委会学习怎么用电脑和手机上网。

村村乐还在影响着地方的招商工作。比如村村乐做了一个“我为家乡找投资”的活动,有个养殖能手拿到了近八千万元投资。胡伟说,基层政府往往人手有限,比如很多县的商务局,正规编制也就10人,根本忙不过来,村村乐无意中替政府培养了很多不用发工资的跑腿工。

一些村官开始把村村乐当做全新的“行政工具”。比如,周衍江是村村乐的网上村官,也是陕西省商洛市商南县富水镇沐河村的大学生村官。

平时他会把村村乐当做一个农产品宣传平台,把流量导入到村里在淘宝上开的店。但他最喜欢的是在村村乐上公布村里的政务信息。过去这些信息都是写在村里的小黑板上,没有什么人看。现在不一样了,很多返乡的年轻人和在外地的村民,会在村村乐上看家乡动态和招聘信息。周衍江就曾在村村乐上帮一些返乡村民找到过短期养羊工的工作机会。

折腾出动静后,乡镇的上级领导也找到周衍江,让他帮着把镇里的一些信息发到村村乐上去。

一些网络村官,因为给乡亲们带来很多帮助,最后通过选举,成为了真正的村官。胡伟说,云南泸沽湖有个村子的网络村官,高中毕业后返乡务农,在村里种植草莓,后来成立了草莓合作社,带动村民致富,最后当选村官。

在村村乐上,沉淀着农村第一批网民,这些人意识开阔,执行力很强,熟悉当地乡土乡情。

胡伟说,他一直跟各方政府部门保持沟通。他认为村村乐其实在很多时候是在帮政府的忙。比如,有次一个站长给他打电话,说邻居拿着刀要杀村长,因为觉得自己被欺负了。胡伟赶紧给这个村民介绍了一个北京的律师做心理干预,并提供免费法律援助,最后事情得到了妥善解决。

“我们的站长和村级合伙人,对基层政府组织的治理架构其实是一种有益补充。我们希望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把市场的事交给市场,提高政府的行政能力。”胡伟说。

也正因为对于底层经济商业模式的这些探索,让村村乐在今年3月入选了哈佛商学院的教学案例。此次案例的主讲人、哈佛商学院底层经济研究专家Michael Chu教授的总结是,村村乐在农村的探索和尝试,对很多农业人口占比大、底层人数众多的第三世界国家具有积极借鉴意义。

从信息平台切入交易

目前,中国的自然村正在空心化,一些自然村在合并,大的行政村在崛起,这些行政村跟乡镇没有什么差别了。村村乐也开始把自己的影响力从村庄往上移。

5月6日,村村乐和河南西平县签署了农村互联网合作协议,宣布双方要合作打造一个农村互联网县域新模式。

具体的合作模式是,村村乐给县级政府提供一套互联网的管理后台,让县政府能管理所有行政村的村庄门户,帮助政府做信息下达、基层管理和舆情监测。

这一举动的背后,是村村乐希望找到一个可在全国范围内被快速复制的模板。

但这项工作难度很大。曾考虑投资村村乐,但因估值没有谈拢的顺为资本的合伙人李锐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中国农业还没有实现规模化生产,农产品又严重非标准化,各地农业政策差异很大,造成很多农业互联网玩家,即便是烧钱,也很难迅速在全国复制一个模式。

不过,这对村村乐来说是不得不做的事。如果它不能把自己的模式在全国范围内进行快速复制,并建立起相应的市场地位,就很可能被农业互联网里的大鱼吃掉。

网上村官范增瑞透露,现在农村淘宝已经在他们县基本每个村都建好了点,京东则基本在每个镇布好了点。

胡伟说,他不排斥任何形式的资本和股权合作。“我们的优势是,村里有人。而且我们知道村里谁能干,知道谁适合淘宝,谁适合京东,我们不怕被挖人,我们完全开放给他们。实际上,我们也在给淘宝和京东招人”。

村里有人,一直被村村乐当做自己最大的优势。不过,至少从目前来看,村村乐最大的标签,依然是一个农业整合营销传播平台。

一位要求匿名的投资圈人士对南方周末记者说,农业互联网公司一定要涉足交易,如果只停留在一个信息平台,那想象空间就太小了。

村村乐目前的注册用户总共才1000万人左右,活跃用户只有三成。如此小的体量,难以支撑广告模式和佣金模式。因此,作为村村乐的天使投资人,吴世春一度建议村村乐涉足村村帮业务,即建立一个针对“三农”的类似知乎一样的信息问答平台。同时,他还建议村村乐涉足村村贷业务,即做“三农”的小额贷款业务。在他看来,只要村村乐把村村帮和村村贷做好,想象空间就更大。

村村乐也确实开始在上述两大领域布局。比如,村村乐目前在农村给一些金融机构做征信调查和账款催收工作。 


相关新闻
  • 猎枪图片中国疾控中心副主任高福:疫苗案是犯罪
  • 最新cf国外视频歼-10总设计师宋文骢院士逝世(图)
  • 玩具狙击步枪专卖培育中国经济双引擎需做好加减法 去产能不会影响经济增速
  • 反坦克步枪黑人为妈妈庆生 黑妈拎名牌包显阔气(图)
  • 打鸟专猎枪创客要冷静冷静再冷静
  • 国产五连发5连发亚冠-浅野拓磨双响 广岛三箭3-0武里南列小组第三
  • 打鸟汽枪价格科大讯飞发停牌公告 拟收购在线教育公司乐知行
  • 秃鹰规格苏炳添:跟鲍威尔打到手了 谢震业:第4完全没想到
  • 秃鹰部件介绍图监控:假老板约女子谈生意 往咖啡里下催情药
  • 05式冲锋枪技巧|家里的毛巾可能比“抹布”还脏!超级实用清洁!
  • 涓囦紬鐢靛瓙鏈熷垔鍦ㄧ嚎闃呰绯荤粺 - Powered by Wwzzs.com!